2006 年 06 月 的封存

孩子

小王子對那些美麗的玫瑰花說: 
妳們都很美麗,但是妳們都很空虛,沒有人會為妳們死。 
當然了,我的玫瑰花, 
一位平常的路人會相信她跟妳們一模一樣。   

但是她一朵花比妳們全部對我重要。 
因為我澆的是她; 
因為把她放在玻璃罩下的是我; 
因為我給她一個屏風擋風; 
因為我為了她殺死許多蛹(只剩下兩三隻蛹留作蝴蝶); 
因為我聽過她抱怨,我聽過她吹牛; 
甚至於有些時候,我看她默不作聲;因為她是我的玫瑰花。   

恰如其分的 
那個活在我們心裡的孩子 
經常哭泣, 也常生氣   

這是小王子其中的一段也是我喜歡的這樣地寫著 
也許看的人也會有所熟悉   

(小王子跟野生的小紅狐狸見面後 
他所說的其中的一段)   


-- 給沒有看過小王子的人看: 這段話的背景:從前有一個小孩他在家的門前認識了一棵玫瑰花(不過是會說話的) 他一直認為這棵玫瑰花是世界上唯一的玫瑰花 並且他了解她的一切 不過有一天他離開了這棵玫瑰花並到其他的星球旅行 然而途中他發現這個世界上竟然到處都長著玫瑰花 但是他認為他家門前的玫瑰花仍然是唯一的 過去是唯一無法被取代的事物


asleep on a sunbeam, belle & sebastian

When the half light makes for a clearer view 
有時候晦暗的光線卻讓視線漸漸清晰 
Sleep a little more if you want to 
如果您想的話請再睡著 
But restlessness has seized me now, It's true 
但我一刻也不會安靜, 這可是真的 

I could watch the dreams flicker in your eyes 
有一刻我能從您的眼裡看到閃爍著的夢 
Lying here asleep on a sunbeam 
我隨便躺在這裡沉睡著(在日光中) 
I wonder if you realize you fascinate me so 
在猜想如果您能明瞭 您如此令我著迷 


Think about a new destination 想著新的目的地 If you think you need inspiration 如果您想您需要一些靈感 Roll out the map and mark it with a pin 來將地圖攤開吧 用別針做個記號 I will follow every direction 我一定會跟隨您的方向 Just lace up your shoes while I'm fetching a sleeping bag, a tent... 請繫好了鞋帶, 而我會去拿睡袋和帳棚
Another summer's passing by 這樣又過了一個夏天 All I need is somewhere I feel the grass beneath my feet 我要的是可以腳觸青草的地方 A walk on sand, a fire I can warm my hands 可以在沙子上行走 可以有火溫暖我的雙手 My joy will be complete 這樣一來, 我將滿心欣喜
I thought about a new destination 我會去想那個新的目的地的 I'm never short of new inspiration 您知道我不曾缺乏靈感
(打起精神吧, 要好好享受這個夏天呢 belle & sebastian很好的歌詞所以寫下來)


the blindness

薩拉瑪戈(Jose Saramago)的小說Blindness被香港話劇團改編成話劇 

他們的宣傳語句這樣寫著: 
"「司機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,靜待交通燈號由紅轉黃轉綠,突然,盲了。 
醫生正努力翻查資料,手指在文字與數據之間游移,突然,盲了。 
娼妓正在酒店裏幹活,赤身露體,突然,盲了。 
城市人一個接一個在不同的情況下,眼前一片白,如浸在牛奶裏。 
這『白』取消了一切,這『白』在眼睛與眼睛之間蔓延,一發不可收拾……」 
在如浪淹來的一片奶白之中,如你已不幸沒頂,可以怎麼辦? 
要是你有幸尚未為這盲流感所襲,又會怎麼辦?" 


我們是否有過這樣的一種經驗? 故事大概是說某個城市突然瀰慢著一種異常的失明(也許是不明的瘟疫, 疾病) 眼睛所見一切為渾白所覆蓋 他們被發現之後被政府集中管理在一收容所, 而其中只有一位是正常的,她是醫生的太太。 她假裝失明被一同安置在收容所內 假如大家都處於失明 混在人羣中的醫生太太可以幹些什麼呢 城市又將渡進何種狀況?


水乳

這個雨天過了後 
大概就快到盛夏了 
又到了另外一個夏天 


我想過了一段時間了 我還是偶爾會感到 眼前一黑的感覺 像你本以為不可名狀、即使向最親密的朋友 解釋了上百次上千次仍然無法說清楚的那些東西
我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認為heart是心 而不是brain(腦) 因為當你感到哀傷的時候 你會找到實在的有質感的感受 來自胸中


海上

ap_20060607073450379.jpg

好像一直鬆垮垮的桌布 
又一下下的拉直過來 

平常的午後 
想要在書桌上找個位置放置綠色盆栽 
也就順便稍稍整理 
日子久了 
總是一些習慣 
或是想念著的事情 
又回復過來 


這是方旗的詩海上: 海上黃昏﹐雲族的牛羊不能棲止 他們水質的足蹄不能棲止在 不堪棲止的青青海原 海上黃昏不堪棲止
詩裡面用了四句不能棲止或不堪棲止 很妙呢 照片中應該有青馬大橋 不過有時候當海天之間長出了霧 青馬大橋就隱藏了 不過我也能滿意 如果有些東西有時候會看不到 因為它總是在那兒的


日常

在我哥的婚禮後 
得到了一瓶一小瓶的芝華士12年威士忌 
一瓶半瓶的Hennessy vsop 

然後有時候就習慣每天喝上一小杯 
花十數分鐘的時間喝掉 
好像會漸漸成為一個樂趣 

開始有了一點點藏酒的味道 

其實一般酒鋪喝的威士忌 
如果是一般3成滿的大概是三十元上下 
如果是五至六成滿的大概是五十多元 
並不怎麼貴 
不過卻不能像這樣每天可以喝上一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