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 年 08 月 的封存

水仙花 (一)

Narcissus的美貌勝過世界上的任何人, 
城裡所有的人都為他的美貌而傾倒。 
但是Narcissus對於自己的美貌並不自知, 
他一直喜歡著第二最美麗的小姐。  

那時候還沒有發明鏡子的, 大家都是從別人的口中描述出自己的容顏。 
Narcissus總是對那位小姐說她真是傾城之美。  

有一天,Narcissus經過了一個泉水, 一邊喝水一邊想念著自己喜歡的人。 
偶然地他在水中看到一張他不曾看過的美麗的臉, 
她在水中抬頭看著他, 卻沒有說話。  

Narcissus並不知道, 這張美麗的臉實際上是他自己的臉在水中的倒影而已。 
他深深地愛上水裡自己的影子, 
每天都走到泉水旁注視著那張面孔。  

第二最美麗的小姐察覺到Narcissus好像愛上了別的女人。 
於是有一天她偷偷跟隨了他到泉水旁邊, 
她發現Narcissus默默的靠在水邊注視著水面。  

那位小姐悄悄藏匿著, 她在Narcissus離開後便走到水池察看到底他在看些什麼。 
但是她除了自己的影子以外並沒有發現些什麼了。 
這樣使她感到很納悶。  

--"第一段完"  

--"改編自水仙花的希臘神話"



日常

我在等我的弟弟回家跟我一起去吃下午茶 
他今天要面試一份文員的工作 
這是他第一次去面試辦公室的工作, 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

我跟他說了一番相關要注意的事項, 還要他一定要穿領帶去面試 
希望他能夠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 

數年前我剛剛大學畢業的時候, 剛好是比較難找工作的一段時間 
可能要寫數十封求職信才可以得到數個面試的機會 
每一次面試還有很多競爭者, 我們甚至連很多細節也很在意 
現在想起來印象還是蠻深的



美女或是老虎 (五)

其實貧農的兒子打開了老虎的房間, 並且違背了將軍的女兒的指示。 
他聽到將軍的女兒的驚叫聲, 
因為她為他選擇的是宮女的房間, 而不是老虎的房間。 
她由於太難過而昏迷過去了。 

他/她們都希望讓自己喜歡的人得到幸福的。 
無法告訴您們這些選擇是合適的?還是不合適的。 

這個故事之後的發展, 都將會是後話了。 

--"第四段完" 

--"改編自Frank Stockton的同名故事"



看上去很美

fong.jpg

一羣孩子在幼兒園裡面唱著兒歌, 老師用風琴在旁伴奏著: 
"分果果, 分果果, 
分到最後只剩兩個 

一個大, 一個小 
大的留給張小弟, 小的留給我自己" 


其中一個孩子卻這樣唱著: "一個大, 一個小 大的留給我自己, 小的留給張小弟"
唱錯了, 這個孩子沒有被教好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這是中國導演張元的一部電影, 根據小說家王朔的同名小說改编
五歲的方槍槍被父親寄放在幼兒園, 這是他第一次和外面的世界接觸 他從此住進了一所託管了百多名三到六歲孩子的幼兒園裡 老師為孩子們訂立了各種需要遵守的規則, 如果是遵循規則的便給予小紅花作為獎勵 不遵守規則的便不給小紅花 方槍槍不懂得這裡的規則, 不會自己穿衣服, 不按時上洗手間, 擅自爬上高高的 窗台... 甚至還偷偷走出幼兒園 於是他連一個小紅花也沒有得到 倔強的方槍槍不再想要小紅花了 (雖然他還是藏起了一朵在地上拾到人家掉了的) 他衝着世界嚎啕大哭, 為什麼不聽話就不給小紅花? 不難想像的會受到種種壓抑, 但他仍然過著自己與眾不同的生活習慣, 變的孤獨 而自由
在這個幼兒園裡 其實卻是關於成年人的矛盾 自由和壓制、個人和群體、教化和反抗 讓人想起了杜魯福的電影四百擊(the 400 blows); 當然除此以外, 還有很多小演員可愛的演出。


此時此刻

tea.jpg

每一天都是清早起床, 然後期待吃一個很好的早餐 
也可能會因為咳嗽的緣故, 而在早上喝了沒有放進糖的奶茶 
不過那時候, 就沒有那麼口甜舌滑 


沒關係的, 我自然知道 奶還是奶, 茶還是茶 但是將清晨的甜味放進去


美女或是老虎 (四)

對於貧農的兒子來說, 從什麼時候開始, 她總是在他心裡的。 
他只是像一個孩子般, 直線式地想著走向他視線中美好的事物。 
也許現在並不是他所以為簡簡單單的愛情。   

他深邃的眼讓別人感到他一定想過很多很多。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, 
雖然他快死了, 還是很希望可以顧及所有人的感受。   

當將軍的女兒對他作出了指示的時候, 他知道她選了什麼(他自以為)。 
然後選擇臨到他的前面。 
他本來沒有機會選擇的:   

如果貧農的兒子選了老虎的房間, 他將遇上可怕的老虎。 
他很害怕, 連看一眼也不敢。 
而如果貧農的兒子選了美女的房間, 他不可能再面對那位他喜歡的人的, 他無論
如何也不想失去她。   

這是一種深深的苦澀。 
因為他已經無法再做些什麼, 他感到無可如何。   

最後, 他對將軍的女兒攤開自己的兩手, 作出了無奈的表情, 
然後打開了其中一個房間。   

這一次, 到底是美女?還是老虎?   

--"第三段完"   

--"改編自Frank Stockton的同名故事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