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08 月 的封存

chapter 4

"溫室內的和溫室外的花,
其實看起來沒有什麼分別啊" 小市的市長先生說。

即使你問起這朵玫瑰花, 她也不會告訴你,
所有發生過的好事壞事。

"也許這朵玫瑰花很堅強, 她不需要涼冷氣, 晚上也不需要暖氣機。"

老園丁聽了之後便沒有再說些什麼。
她會照顧自己, 他當然也是了解的。

他還是獨個兒去做好自己能夠做的事。 在白天他親自為她們撥涼, 又為她們驅趕偶然飛進溫室的小蟲。 到了晚上便用罩子將玫瑰花一朵一朵罩住。 就這樣年復一年, 日子平淡的過去。 玫瑰花看起來也沒有特別開的漂亮。 –"第四段完"


chapter 3

"它的引擎是在日本生產, 發電球在法國,
至於組裝則在星加坡。" 我如此向這位印度小孩解釋著。

"不過如果沒有我的話, 它就不會運行。"(吹噓的)

當然這位印度小孩將來會想到的, 這個世界上, 
其實所有的東西中, 倒沒有什麼是可以缺少的, 一定會有需要到的時候。

"這部發電機您們要怎麼使用呢?" 他又問我。 這個小市裡面有一個市政府, 市政府裡面有一個溫室, 溫室裡面種了玫瑰花。 有一位老園丁, 他認為玫瑰花在白天需要冷氣機, 而在晚上則需要暖氣機溫暖著。 大家都認為這實在是辦不到, 因為這裡還只是一個落後的小市呢。 不過老園丁十分堅持自己的認為。 –"第三段完"


chapter 2

這樣子我到了印度北部一個偏遠的小市, 
這個小市應該比想像中還要小, 因為事實上人口並不多, 只有數千人而已。

不過由於不會說印度語, 我無法跟這裡的人談話,
只有一位會說英語的印度小孩負責接待的工作。
他非常有禮貌地用印度人的禮儀向我問好。

這位唯一會說英語的孩子, 說話的聲音細小而奇特,
梳著短小卷曲的黑髮。

他有時候會待在我旁邊, 跟我說說那天發生的事情, 雖然這位小孩的記心總是不
太好。
可能會將說過的話從新再說一次,
或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漏掉。
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可以知道這些事情。

–"第二段完"



chapter 1

有一家售賣柴油引擎發電機組的公司,
這些發電機會銷售到世界上一些發展中的國家, 主要是應用於缺乏電力的地區。

我在這家公司工作, 當一部發電機被售出, 很多時候就會連同被派到當地,
提供售後服務。

其中一次是到了印度,
這是一種孤單的旅行。

如果您到過太多地方的話, 好像就會慢慢覺的它們其實沒有很大的分別。
有時候會這樣的。

我必須將發電機組安裝及測試完畢, 交接給顧客才能回國。
如果機組不順利的話, 有時候會逗留很長的一段時間。

–"第一段完"